「无极注册」开国中将李作鹏的毁誉人生

发布时间: 2019-12-28 20:24:00

「无极注册」开国中将李作鹏的毁誉人生

无极注册,文/霞飞

“九一三”事件后,人们统称林彪手下“五大将”为黄、吴、叶、李、邱。其中的李,指李作鹏,但人们对他了解不多。让我们翻开史册吧。

少年红军

1914年4月24日,李作鹏出生于江西省吉安县(今吉安市)山区的一个佃户家庭,家境贫寒,十四五岁即承担家里部分劳动,农闲时在当地本家办的乡塾里读过一些书。1930年,中国工农红军在江西吉安扩充队伍,年仅16岁的李作鹏参加了红军,是名副其实的红小鬼。

红军队伍中有许多“红小鬼”。他们活泼、热情、机灵、好学、上进,红军队伍里,上上下下,对他们都很关心,而他们在红军的队伍里长大,从小接受革命教育,同时也经受了战火洗礼,很快都成为合格的红军战士。李作鹏也是一样,他训练积极,作战勇敢,政治进步很快,1931年加入共青团,第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

李作鹏爱学习,无论在文化知识方面还是在军事知识方面,都提高得很快。他性格沉稳,话不多,肯动脑筋,常常向上级提出自己的建议,很快就受到了红军领导干部的注意。他转入中国共产党不久,就被调到中央苏区的中央军委,担任周恩来的机要员。中央苏区最早与上海中央的电报来往均由其翻译。李作鹏很聪明,不仅很快学会了译电,还学会了破译国民党电报。领导见他能力强,先后让他担任二局参谋、二科科长。

李作鹏在中央军委,正值红军反“围剿”之时。他历经五次反“围剿”战役,对作战成败得失的经验和教训了解较多。他当时还只是一个参谋,对于重要战役的部署没有发言权,但他也有自己的看法,当时就对李德的指挥看不惯,对毛泽东、林彪、彭德怀的指挥则很佩服。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李作鹏参加了长征,亲历了湘江、四渡赤水等重大战役以及长征路上的艰难困苦。频繁的行军作战,艰苦的生活,考验了李作鹏,他没有开小差,没有掉队,硬是走完了二万五千里路。

林彪麾下

到达陕北的中央红军改编后,设立抗日军政大学(简称抗大),办自己的“黄埔军校”,李作鹏有军事经验和文化水平,被调任抗大参谋训练队队长。“队”是抗大的建制,是基层教学组织。“队长”既担任教学任务,又承担学员的管理、组织任务,相当于“班主任”。

由于李作鹏工作干得很好,很快就被抗大校长林彪看中。林彪看中李作鹏,除了李工作好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李作鹏的性格、为人处事方面,与林彪相近。林彪沉默寡言,性格内向,李作鹏的话也不多,平时很少张扬;林彪热爱学习,喜欢读书,工作之余,手里总是拿着一本书,李作鹏也爱学习,很少去娱乐;林彪爱思考,李作鹏也爱思考。林彪自然喜欢这个和自己性格、爱好相近的年轻军官。后来,林彪出任八路军115师师长,开赴抗日前线,便把李作鹏带到自己身边,先后让李作鹏担任侦察科科长、作战科科长,参加了平型关战斗。李作鹏担任的两个职务都十分重要。林彪让李作鹏先后担任这两个职务,实际上是把李作鹏当作自己的亲随参谋。

林彪负伤赴苏治疗,李作鹏仍在115师工作。他的工作性质没变,积极性仍然很高,因此,代林彪统帅部队的聂荣臻也很赏识他。抗日战争中,115师部队经过改编,李作鹏随一部分部队去山东,任山东纵队参谋处处长。当时山东纵队的规模不算大,下属的参谋处,参与山东纵队整个军事行动的谋划和布置,参谋处长的地位自然重要。李作鹏还曾直接带兵打仗,展现了他的指挥才能。他指挥作战,总是先做好周密的计划再行动。在实战中,他强调智取,从不死打硬拼,因此,他带兵打仗的规模虽然不大,但有一个长处,就是部队损失小,作战过程干脆、利落,缴获多。他有在第一线指挥的特点,他的眼睛,就是在一次作战中被日军的毒气弹伤害,这是他后来经常戴墨镜的原因。抗战胜利,李作鹏率部抢先收复临沂等城市和乡村,为建立山东根据地贡献很大。

◆李作鹏抗战时期留影。

抗战胜利后,我党为了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派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罗荣桓去东北。罗荣桓动身前,组建了一个直接用于东北战场指挥的全套班子,李作鹏是这个班子中的军事干部之一。1945年11月5日,罗荣桓率这个班子从黄县龙口乘船到东北。一到东北,罗荣桓当即把他从山东带来的指挥机构全部交给东北民主联军司令员林彪,并命令这些人,一切听林彪指挥。林彪正愁手下没干部,罗荣桓雪中送炭,林彪很感谢。见班子中有自己的老部下李作鹏,心中更是欢喜,当即决定,李作鹏留在东北民主联军司令部,任参谋处处长,协助参谋长刘亚楼工作。

经历战场生死考验的李作鹏回到林彪手下工作,内心很高兴。战事紧张,他一到任立即着手熟悉东北地区的地图,了解东北民主联军部队的情况。他一了解才发现,东北民主联军中,除少数抗联部队外,大部分是日本投降后出关来到东北的。这些部队来自各个解放区和根据地,作风、习惯不同,上下之间,友邻之间,互不熟悉,部队重要的武器装备都留在了关内,来东北后部队的主要装备是步枪。他根据东北民主联军的现实情况,同时也根据运至东北的国民党军队的情况,详细做出了东北民主联军的部队调动、火力配备、战斗进展的计划,报送林彪、罗荣桓、刘亚楼参考。每次战役之前,李作鹏都要连续忙上几天,经常几天不脱衣服,工作累了,就和衣躺在炕上打个盹,起来继续工作。

辽沈立功

李作鹏的直接领导是苏联军事学院毕业的刘亚楼。他很注意向刘亚楼学习军事知识,从刘亚楼那里学到了不少军事知识,也从刘亚楼那里学到了注重军人仪表的习惯,平时军装整齐,腰带紧系,帽子戴得十分端正,走路一阵风,坐着腰板挺拔,说话干脆利落。这样,不光林彪赏识他,刘亚楼也很喜欢他。

更主要的是,李作鹏工作非常得力。他不仅做具体的战役落实工作,还参与敌情分析、战略部署,提供方案,帮助司令员、参谋长下作战决心。他总是不失时机地提出一些有价值的意见,供林、罗、刘参考。在关键时刻,表现出了军事智慧和军事指挥能力,这使林、罗、刘都高看他一眼。

当时,东北民主联军迅速扩大,在前方带兵打仗的高级军官人数不足。林、罗、刘见李作鹏是个军事人才,便经东北民主联军司令部讨论决定,报中央军委批准,让李作鹏出任第1纵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当年,东北民主联军的纵队,是军一级的建制,一个纵队下辖两到三个师。第1纵队又是东北民主联军的主力部队,是万岁军38军的前身,李作鹏出任此职时刚刚32岁,是名副其实的年轻司令。

◆李作鹏(左)任东北野战军1纵副司令员时与政委万毅(中)、司令员李天佑(右)在前线。

李作鹏任第1纵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还只是纵队司令员的助手,不直接统兵。战争年代,最能展示指挥员才华和能力的岗位,是直接统兵、独挡一面的师长、军长。东北战局发展迅速,东北民主联军急剧扩大,组建了第6纵队,并组建新的作战师。林、罗、刘决定,李作鹏出任第6纵队副司令员兼第16师师长,成为直接带兵打仗的军事主官。

随着东北我军的扩大,李作鹏不久即出任6纵队司令员。但他仍然兼任第16师的师长,他要把这个师打造成东北我军的“王牌师”。此后,李作鹏虽然职务不断调整,但他总是把这个16师当作自己亲自带的师,亲自指挥这个师作战。但是,是司令员,他自然也要指挥整个纵队。

1947年12月,东北我军发起冬季攻势。第6纵队和第3、第10纵队在沈阳西北待机牵制敌人,配合东北我军其他纵队打了一个漂亮的公主屯歼灭战,歼灭国民党新编第5军另敌一个师。1948年1月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东北野战军,纵队名称和建制不改。但6纵的军队数量早已大大超过一个军的数量了,装备也大为改善。9月,东北我军发起辽沈战役。第6纵队17师参加了攻打锦州战役,是最早攻入锦州的部队之一。打下锦州后,10月24日,李作鹏奉林彪令,率6纵两个师由彰武、新立屯疾进台安,堵截廖耀湘兵团南逃营口。李作鹏亲率前指随46团前卫营跟进,26日凌晨在姚家窝棚遇敌,霎时枪炮声大作。李作鹏披大衣倾听凝视片刻即下令停止前进,急修工事阻击正面之敌。此时林彪来电催促部队继续前进,不要与敌纠缠。李作鹏回电说:当面就是敌人主力,我们就在这里打。后来证明,他遇到的果然是改变撤退方向试图东退沈阳的廖耀湘主力。此役打得极为艰苦,李作鹏率部顽强阻击,打了两天两夜,他也两天两夜未眠,指挥若定,稳如泰山,硬是以两个师挡住了敌三个军的攻击。随后,6纵与东北我军包抄过来的其他部队一起全歼了廖耀湘兵团十万人,俘敌兵团司令廖耀湘。李作鹏指挥有法,为辽沈战役胜利立下了战功。

得意之战

辽沈战役刚结束,仅仅休整一个半月的6纵即在李作鹏率领下于1948年11月迅速入关,参加平津战役。

平津战役后不久,东北野战军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下辖第12兵团、13兵团、14兵团、15兵团,共四个兵团,十二个军。李作鹏率领的第6纵队改编为第43军,隶属于第15兵团,兵团司令员为邓华。那时,各军的军长,都由兵团首长兼任,李作鹏任第43军副军长,但第43军实际上还是由他指挥。不久,兵团领导人不再兼任各军的军长,李作鹏便正式担任第43军的军长。第43军下辖127师、128师、129师、156师四个师。李作鹏兼任第127师师长。

从1949年4月到1949年12月,李作鹏率43军,用8个月时间,长驱南下,与第四野战军其他部队一起,从平津打到两广,立下了战功。

四野逼近雷州半岛后,即接到拿下半岛解放海南的命令。当时,43军是四野的“王牌军”,林彪亲自点将,让李作鹏率43军打直捣海南的最后一仗,他于1949年11月13日直接向李作鹏下令:43军速向罗定一带推进。韩先楚率第40军配合作战。

李作鹏受命后,率部向雷州半岛推进,连克容县、北流,歼敌11兵团部和敌58军一部共4000余人。第二天,攻占郁林,歼敌一个师部加两个团。不久又打胜广西战役,与第40军一同开赴雷州半岛。43军开至雷州半岛后,李作鹏亲自到海边看地形,看海潮起伏的情况,检查渡海工具和武器装备准备情况。他于1950年2月制定了作战计划,经上级批准后即开始实施。3月5日起,李作鹏派部分兵力,分两批偷渡至海南岛,与原来在海南岛的我琼崖纵队会合,使我军在海南岛也有了相当兵力。4月17日,李作鹏命令43军借风势乘帆船发起强攻。部队正前进时,中途风停,帆船无法前进。各部队纷纷请示:是否返回?李作鹏下令:“用橹摇,用浆划,只许进,不许退,退者军法严处!”43军就是这样冒着敌人枪炮靠划桨奋勇登岛。与此同时,40军也发起渡海攻势,两个军与已到海南岛的部队里应外合,于5月1日全部解放海南岛。此役,共歼灭国民党五个师九个团33000多人,我军伤亡4500多人。海南岛战役是在敌强我弱、且有大海阻隔的不利情况下,我军所打的比较漂亮的一仗。李作鹏后来一直把海南岛战役当作自己军事生涯中的得意一笔。

紧跟林彪

海南岛战事结束后,李作鹏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15兵团参谋长,成为兵团一级的首长了。新中国成立不久,经林彪提议、中央军委批准,中南军区开办了中南军政大学,专门培养中南地区的军政高级干部。林彪调李作鹏担任中南军政大学副校长。此后,林彪在培养军事人才方面倚重李作鹏,先后推荐他担任第一高级步兵学校校长、第四高级步兵学校校长、训练总监部陆军训练部部长。林彪到北京工作后,李作鹏也调到北京,任总参谋部军训部部长。1955年,李作鹏被授予中将军衔。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国防委员会时,李作鹏也是国防委员会委员之一。中央军委决定组建空军和海军两个现代化军种时,在投资、派干部方面,都向这两个军种倾斜,许多干部都想到这两个军种中去。但林彪反复权衡,决定推荐李作鹏去。经中央军委批准,李作鹏于1962年6月出任海军副司令员。

◆李作鹏在审阅教案。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林彪支持“文革”,也受到毛泽东信任,成为仅次于毛泽东的党内领导人。

“文革”初期,李作鹏也受到冲击,被造反派批斗,差点儿被折磨死。林彪得知后立即对他加以保护。1967年6月李作鹏被任命为海军第一政委,成为海军“一把手”。李作鹏自然不忘林彪的恩情,在“文革”中紧跟林彪,对林彪已经到了唯命是从的地步。凡是林彪有什么指示,李作鹏就以海军某部的名义发表文章,表示坚决拥护,坚决执行,还以各种方式宣传“林副主席指示”。海军俨然成了林彪在政治上表达意见的代言人。

林彪在主持军队工作期间,与同在军队主持工作的罗瑞卿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李作鹏立即站到林彪一边,组织海军的某些高级干部写材料,联名上报中央军委,诬陷罗瑞卿对海军“怀有巨大阴谋”、“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是想占领海军这个阵地”。李作鹏他们搞的材料,为林彪诬陷罗瑞卿提供了“炮弹”。

1968年,林彪与叶剑英之间也发生了矛盾。李作鹏于当年4月3日与海军高级干部给中央写信,诬陷叶剑英“大反林副主席”、“勾结刘、邓、陶为罗瑞卿翻案”等九大“罪状”。后来,在198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审判李作鹏时,法官问李作鹏:你们搞的这封信的内容有什么事实根据?李作鹏答:“没有事实根据,都是诬陷。”

◆李作鹏(中)在高级步校担任校长期间与学校其他领导合影。

李作鹏在海军,对一些不太听林彪话的人进行打击,他诬陷苏振华、刘道生、杜义德等人搞“苏记黑司令部”,把陶勇、方正平、仁灿、康志强诬陷为“苏记黑司令部”的“四大金刚”,把傅继泽、郭炳坤、张汉丞、赵晓舟、罗斌诬陷为“苏记黑司令部”的“五大虎将”,还把一些干部诬陷为“苏记黑司令部的狐朋狗党”,加以迫害。

就这样,李作鹏在“文革”中紧跟林彪、维护林彪,心甘情愿为林彪效命,成为林彪反革命集团主要成员之一。

在“文革”中,林彪进一步提拔李作鹏。从1967年6月林彪任命李作鹏为海军第一政委仅仅一年多,林彪即于1968年10月任命李作鹏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任海军第一政委,进入中央军委领导核心。1969年4月召开的党的九大上,李作鹏被选为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当时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中比较年轻的一位。李作鹏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同时还担任中央军委委员。中央成立军委办事组时,李作鹏又成了军委办事组的成员。至此,李作鹏有了五个头衔: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办事组成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海军第一政委。

被迫检查

1970年,中共中央决定在庐山召开九届二中全会,主要议题是讨论宪法和国民经济计划问题。会上,林彪提出设国家主席的问题,陈伯达则鼓吹“天才论”。李作鹏对林彪步步紧跟,在小组会上多次发言,支持设国家主席,支持“天才论”。李作鹏还拿着“论天才”的语录,边读边作煽动性的发言,提出要揪出反对毛主席的坏人。李作鹏在庐山上起哄,使很多不明真相的人联名写信给毛泽东、林彪,表示:坚决拥护毛主席当国家主席;要揪出反对毛主席的人。毛泽东在会议期间写了《我的一点意见》,批判陈伯达,后来,又开展了批陈整风运动,还让包括李作鹏等人写检查。

李作鹏没想到他庐山起哄会受到毛泽东批评,但是毛泽东让他写检查他不能不写。回到北京后,李作鹏就着手写检查,于1971年3月上交。他的检查把主要责任推到陈伯达身上,说是上了陈伯达的当。毛泽东看出他在推卸责任,但还是采取善意态度,于3月24日写下批示道:

黄永胜、邱会作、李作鹏三同志的检讨都看了,我认为写得都好。以后是实践这些申明的问题。

毛泽东

一九七一年三月二十四日

4月11日,毛泽东把李作鹏等人的检讨书批给政治局,建议政治局“作适当处理”。

但是,林彪始终不作自我批评,根本不参加批陈整风汇报会,还表态:不参加,不讲话。军委办事组不传达庐山会议精神,不批陈。毛泽东得知这一情况后十分重视,认定,庐山这件事还没有完。1971年1月,毛泽东改组北京军区;4月,派人参加军委办事组;4月中旬,中央召开“批陈整风”汇报会时,毛泽东把黄永胜、吴法宪、叶群、邱会作、李作鹏的检查书及对他们检查书所写的批语在会上散发;7月毛泽东向各大军区司令员、政委,一些省、市、自治区党政负责人吹风,谈话中多次提到林彪的有些话不妥,还直截了当地说,林彪几个大将就是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李作鹏首次被毛泽东认定为林彪手下“五大将”之一。但是林彪仍然不表态。

◆毛泽东在庐山会议期间写了《我的一点意见》,批判陈伯达,后来,又开展了批陈整风运动,还让李作鹏等人写检查。

1971年8月15日,毛泽东乘专列离开北京,先后到武汉、长沙、南昌、杭州、上海等地视察,一路上会见各地党政军负责人,除了重复他7月在北京同一些领导干部的谈话的内容外,又讲了不少新话,说:“你们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犯了大的原则的错误,犯了路线方向错误,改也难。”“现在我要抓军队的事。”毛泽东特别提到李作鹏等人的检查书要经过叶群这件事,说:“为什么四个人都要经过她呢?为什么讲话稿不请示我呢?检讨为什么要请示?这个问题要解决。”

毛泽东的这些谈话,分量是相当重的,他把林彪的问题提到了“三要三不要”的高度,认为这是一场路线斗争,还表示,在这个问题上,他决不让步。

毛泽东的南巡谈话,对外是严格保密的。林彪不放心,让李作鹏专门到武汉去一趟,了解情况。李作鹏于9月6日到达武汉,向武汉部队原政委刘丰了解毛泽东谈话的内容,刘丰告诉了他。李作鹏立即返回北京,分别告诉了黄永胜、邱会作。李作鹏告诉黄永胜、邱会作时,还对毛泽东谈话内容作了概括,说:毛的谈话有三个重要之处:一、九届二中全会问题没有完,还有穷追猛打抓后台之势;二、上纲比以前更高了;三、矛头对准了林彪。

黄永胜立即把李作鹏的消息转告林彪,林彪内心极不平静。1971年9月13日,林彪所乘256号飞机在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温都尔汗坠毁,机上的林彪、叶群、林立果及其他人员全部死亡,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三”事件。

人生结局

“九一三”事件后,李作鹏作为林彪集团的骨干之一被隔离审查。此时,李作鹏心中五味杂陈:他不知道林彪要叛逃,对发生这件事,感到突然;他为林彪这个自己的老上级的死亡而悲痛;他被定为林彪的“五大将”之一,不知道自己今后会是怎样的下场,只好听天由命了。

1971年9月24日,中央命令李作鹏等人离职反省,彻底交待。经毛泽东同意,9月29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指出:鉴于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参加林陈反党集团的宗派活动,陷入很深,实难继续现任工作,已令他们离职反省,彻底交待。此时,李作鹏实际上已经被关了起来。1973年8月,中央决定,开除李作鹏的党籍,撤销其党内一切职务。随后,李作鹏被关押在秦城监狱。

粉碎“四人帮”后,监狱方面允许李作鹏的家人前来探望。他的妻子董其采,以及他的子女,都来监狱探望过他,这使他的内心得到了一些抚慰。他从家属口中得知“四人帮”曾派人抄过自己的家,非常生气。他在一封给海军党委的信中写道:“据说我家被抄两次,私人的东西被一小撮王八蛋明抢暗偷,丢失不少。我对此非常愤慨。”他提出要追查,向海军党委提出的将自己的私人东西(衣物、用品、文物)全部交子女保存,以及子女就业问题,组织上都给予了适当解决。这使他内心很宽慰。

◆李作鹏在被告席上。

1981年1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确认李作鹏为林彪集团的主犯,判处他有期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在此期间,李作鹏的长子李冰天曾经给胡耀邦写信,要求退回以前没收的李作鹏家里的财物,包括16000元钱,得到批准。

李作鹏有病,判刑后不久即保外就医。刑期满后,组织上安排他落户山西太原。对于组织上的安排,李作鹏比较满意,安心定居太原十余年。1999年3月,李作鹏因年高体弱,身边无子女照顾,经组织批准,和夫人董其采从太原回到北京居住。2005年夫人董其采逝世。2007年10月,李作鹏在家中不慎摔倒,摔断了一根肋骨,在中日友好医院治病,期间进行体检,初步诊断为肝癌。2008年起进入安贞医院长期住院治疗,进入病危期。2009年1月3日,李作鹏肝癌转移为肺癌,呼吸衰竭,在北京去世,享年95岁。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

转载请注明转自《党史博采》。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党史博采微信公众号:dangshibocai